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二十二章 如花似玉的女儿们,被弄哭了

作品:诸天谍影|作者:兴霸天|分类:军事科幻|更新:2020-05-23 19:46:42|下载:诸天谍影TXT下载
  一路上,万岁狐王跟黄尚谈笑风生,没有半点暗示和威胁。

  强扭的瓜不甜,更别提婚配姻缘,传承基业。

  招女婿这种事情,是绝对不能有勉强的。

  现在有半点勉强,未来就可能成为祸患。

  结了仇,那更是引狼入室。

  所以万岁狐王的态度和蔼可亲,要以长处打动对方。

  他有什么长处?

  有钱,有钱,还是特么的有钱!

  这日进斗金的巨大坊市不说,那天罡神通天雷变,正是万岁狐王在漫长岁月中,用无数天材地宝,引动积雷山内蕴含的雷性之力,日积月累感悟出来的。

  道家传承,也许只是瞬间的功夫,他却花费了三千年岁月,才让九尾狐一族得了这门神通!

  效率天差地别,钞能力是赤裸裸的展现了。

  换一个妖王,早就被雷劈死了,还研究天雷呢!

  不过九尾狐族实在不是战斗类型,万岁狐王培养了半天,发现包括他自己在内,都是烂泥扶不上墙……

  别看他之前施展天雷术时赫赫神威,其实有滞涩之处,欺负弱者自然没问题,匹敌与他同层次的强者,就可能暴露出破绽。

  没办法,真的不是战斗的料子。

  万岁狐王终于死了心,在寿数将要到头时,决定从外招婿,守住这份基业。

  现在有了目标。

  虽然看上去没文化,但天赋高,机缘好,连天罡神通都能学会,性格也不错,综合评价极高,岂能错过?

  所以万岁狐王御风而行,带着黄尚一路往山后而去。

  这里才是老巢。

  环境布置,格调档次,接近龙族水晶宫!

  而此刻,里面传来放浪形骸的欢笑声,黄尚看到一位老者坐于客位,左手抱着一个狐狸精,右手抱着两个狐狸精,左肩坐着三个狐狸精,右肩坐着四个狐狸精,怀里倒着五个狐狸精,背上趴着六个狐狸精,头顶骑着七个狐狸精……

  黄尚还没来得及用等差数列计算,万岁狐王介绍道:“贤侄,这是天庭敕封的积雷山土地!”

  黄尚咧了咧嘴。

  真是百闻不如一见。

 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活生生的土地神。

  以前的地盘也有土地,但占了五绝岭后,那个土地没露面,显然是瞧不起他,都不来拜码头。

  事实证明,那个土地神的选择是暂时正确的,他确实被百眼魔君赶跑了。

  如果土地神早早变了态度,说不定还会受到牵连,被百眼魔君骑在身上一顿输出。

  毕竟土地神和四海龙族一样,都是临时工,犯了错背锅的存在。

  而相比起龙族还可以随意移动,土地神更加凄惨,永生永世都要与那片土地共存亡。

  所以这些土地神,与统治那片土地的强者,都是有紧密联系的。

  合则两利,分则两败。

  万岁狐王显然就与这积雷山土地十分亲近,瞧瞧都叠成什么样了。

  而看到了黄尚这位陌生的客人后,土地老倌马上不着声色地将一群美狐狸给抖落下去,站起身来:“小神见过千岁,见过这位大王!”

  万岁狐王自号万岁,妖族能称呼,土地神隶属天庭,却不能犯忌讳,所以一贯以千岁称呼,而黄尚瞧着气势,大小也是个妖王……

  体制内的神仙,称呼都是很讲究的,每个字都要琢磨着。

  黄尚懒得虚与委蛇,随意打了个招呼,坐了下来。

  他随意,土地神却不敢随意,带着一种略带讨好的微笑,颔首示意后,坐了半个屁股。

  能够出现在这里,几乎就是被万岁狐王内定,是下一任积雷山之主,他想要这里的工作不受指责,还要这位多多指导啊!

  黄尚并没有这个意思。

  在之前浏览坊市时,他就有了决定。

  虽然气数指向积雷山,事实也证明,他可以用最小的代价,在这里获得最大的收益,但黄尚有自己的主见。

  他判断,积雷山是个鱼龙混杂,受四方瞩目,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地方,勉强守成可以,想要突破,就是千难万难。

  短期得利,长期受限。

  和妖族的先天桎梏,几乎是一样的。

  所以他不取。

  气数指引也不取。

  当做出这个决定时,黄尚也感到,自己与气数之间的地位主次,有了一定的侧重改变。

  做自己的主人!

  看起来是最简单的事情,在洪流大浪中,又是何其艰难?

  万岁狐王年老成精,在引荐了土地神之后,一边聊着家常,探听背景来历,一边细细观察黄尚是否敌系派来,别有用心。

  结果答案令他半喜半忧。

  喜的是这位年龄极小,天赋高得恐怖,代表着未来远大,也并非敌对的势力派来。

  忧的是对方对积雷山的偌大基业,是真的没有兴趣,完全没有一步登天的意思。

  万岁狐王无奈之下,唯有动之以情:“老夫年岁已大,活不了几百年了,这积雷山是一生的基业,能为我族争得一片天地,也是老夫最骄傲之处,实在不愿看到它分崩离析,我族一盘散沙,连个聚集的地方都没有……”

  黄尚微微点头,开始发问:“老毛长确实不容易,我族现在的情况到底如何?”

  他之前的层次不够,接触到的也都是中下的妖族,对于整个大局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。

  现在正好遇到了活了数千年的万岁狐王,这位是很有发言权的,自然要好好了解一下。

  万岁狐王微微沉默了下,突然挥手,那土地神直接消失,一层隐秘的屏障升起,隔绝内外,摆出推心置腹的姿态:“老夫很想说,我族一切尚好,但却骗不了自己的心,我族已经从上古的天地霸主,到了如今苟延残喘的地步了!”

  不出意料,是一出长长的回忆。

  老人家嘛,本来就喜欢回忆往事,万岁狐王的往事又足够多,这一讲起来,真的就是下酒故事了。

  黄尚细细聆听,收获颇丰。

  仙剑世界至少还有妖界的存在,妖族可以聚集在里面生存,而西游大世界就是三界,天地人。

  天界就是天庭所居,为三界之正统;

  地界是幽冥地府的存在,为众生轮回之地;

  人界则是四大部洲所在之处,里面生活的不仅是人族,还有仙、妖、佛、兽等等。

  天在上,地在下,人界居于中央,是争夺最为惨烈的地方。

  上古之时,天庭未立,妖族中尽是先天妖圣,强大无比,可以穿梭来去三界,是名副其实的天地主宰。

  但随着这些妖圣无节制地挥霍,不知对天地反哺,反倒滥用天地赐予的力量,大肆破坏,以致于气数一降再降,一削再削,最终退出历史舞台。

  其后,天庭立,天帝在道教的辅助下,执掌天地权柄,定三界之规。

  再其后,地府立,塑轮回之道,令众生轮回往复。

  然后,人族取代妖族,成为人界之主,三界之名也正式定为天地人,三才定位。

  自然而然,曾经的主宰妖族,处境就十分不堪了。

  不仅是上古妖圣的连连陨落,还有他们对于天地造成了很多损害,都报应到后代身上。

  “所以四海龙宫才那么悲剧,那么多妖圣才沦为了神佛的坐骑……”

  如果没有主神殿外敌入侵,黄尚觉得很公平。

  得到的有恃无恐,那就让你们尝尝得不到的滋味。

  但现在,他站在两方大局,考虑其中会不会被主神殿利用。

  换位思考,这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,他是会好好利用一番的。

  倒不是让妖族反抗,明眼人看得出来,妖族没有反抗希望的,却可以制造矛盾,挑动其他势力的争斗。

  黄尚琢磨着,等到万岁狐王回忆告一段落了,又问道:“我族现在还有妖圣存世吗?”

  “有的,他们……”

  万岁狐王刚要举例,突然噎住。

  黄尚知道,他不好意思说。

  都在人家神仙菩萨身子底下呢!

  照这么说,野生的妖圣,十之八九就是孙悟空和六个结拜兄弟了。

  其中就有蛟魔王,覆海大圣。

  七圣齐出,算是妖族最后的辉煌?

  万岁狐王憋了半天,憋出了一口气来,喝了一口闷酒,突然看来:“你那天火变,从哪里领悟的?”

  黄尚道:“西海岸往东北两万里,有一座火焰岭,我得西海龙王指引,去上面寻纯阳真火,机缘巧合下领悟了两门神通!”

  “真是那里!”

  万岁狐王道:“此事非同小可,你与那位,已经结下因果!”

  黄尚眉头一扬:“谁?”

  万岁狐王道:“上古妖圣金乌,后入佛教,为乌巢禅师,那火焰岭又有一名,为浮屠山!”

  “原来是他!”

  黄尚微微点头。

  他那时就有猜测,只是不能肯定,现在则完全确定。

  西游世界的乌巢禅师,有一说是封神中的陆压,按照洪荒流设定,还是上古妖庭帝俊之子。

  但根据万岁狐王的讲述,这个世界的上古妖族,并没有成立所谓妖庭,一尊尊妖圣根本不可能服从统一的政权,它们纵横来去的野性,只会互相争斗,打得天崩地裂,真要统一起来,有了规矩,反倒不会灭了。

  那么乌巢禅师就只是金乌所化,是为数不多从上古存活至今,又没有当坐骑的妖圣,万岁狐王有如今的基业,也有其指点,只是后来觉得那位不怀好意,才断了往来。

  “这等大能,都是布局深远,从西海龙王的指点,到火焰岭的领悟,再到现在通过天火变换了天雷变,都有痕迹!”

  黄尚念头一动,脑海中浮现出《波若心经》。

  乌巢禅师在原剧情里传给唐僧的,正是《般若心经》。

  途中悟空还提醒了唐僧好几次,让他遇到困难,要多念经书,才能保持住佛心,不惧艰险。

  很是讽刺。

  所以……

  又一个“巧合”?

  “看来六耳猕猴早已在局中了!”

  “一尊妖圣算计,所图的也该是六耳猕猴的浓郁气数了!”

  从万岁狐王获得了这些情报后,黄尚已经能够确定了许多猜测。

  气数不可自查,但通过这次招婿,也能看出他的气数之旺,简直是心想事成。

  怀璧其罪,才会被金乌盯上。

  先在他的身上绑上一根根无形的线,平时按而不发,到了关键时刻,再通过这些因果之线,去影响乃至操控他的行为。

  大能落子。

  黄尚心头冷笑。

  局外人看着局内人算计自己的小号。

  很有意思。

  只是……

  看清归看清,该怎么反抗一尊妖圣呢?

  大世界就是麻烦,一个不满周岁的宝宝,就要面对最顶尖层次的算计……

  黄尚一时间也没有头绪,将这件事先记下,正要问一问关于妖族的其他情况,却见万岁狐王的表情奇怪起来。

  万岁狐王在乌巢禅师的布局上,并不如黄尚看得清楚,仅仅是以为是得了神通传承,有半师之名,未来会与佛教有所纠葛。

  不过话说回来了,身在西牛贺洲,就不可能完全避得开佛门,所以万岁狐王并未在这方面多想,他的脸色难看是坊市中发生的事情。

  黄尚问:“老毛长,怎么了?”

  万岁狐王的表情愈发难堪,努力压制着气愤,要在贤婿面前保持涵养:“我如花似玉的女儿们,被一个家伙弄哭了……”

  黄尚哦了一声。

  如果没有那个“们”字,他险些误会了。

  现在听起来,是正常的哭。

  那没什么啊~

  不过当万岁狐王使了个法诀,荡开了一圈水镜般的波纹,将坊市的情况收入眼底时,黄尚也咧了咧嘴角。

  罪魁祸首,他认识。

  ……

  积雷山坊市。

  众妖里三层外三层围着,看着里面的争吵。

  七八个女摊主,正在围着九头虫骂。

  九头虫怡然不惧,尽显大丈夫风采,与她们对喷。

  开玩笑,他有九张脸,九张嘴,谁怕谁啊!

  九头虫还理直气壮。

  还价后不买的顾客,也常见的啊,身为摊主,基本的心理素质是要过关的,哪有让顾客件件都买的道理?

  这些女妖精先是一个个跟他对骂,然后互相之间好像还认识,一下子激起公愤,连东西都不卖了,追过来一起骂他,简直是琉璃心!

  别说九头虫,万岁狐王起初也奇怪。

  之前他把分身收回,却又不能做得太明显,于是就让自己的女儿们伪装成摊主,替代他做生意。

  这倒不是临时决定,这些平日里被视作掌上明珠的公主,早就能独当一面了,自然也能亲自考察未来的夫婿。

  可即便看不上眼,也就过去了,这是怎么回事?

  “这个鸟厮欺我们姐妹太甚!”

  “诸位评评理,这贼鸟做的是妖做的事情吗?”

  不过很快,“女摊主”们就将前因后果讲得清楚,引起一片哗然。

  这是一件小事,但在某些时候,也可以放大,尤其是看热闹不嫌事大。

  “贼鸟!穷鸟!贼鸟!穷鸟!”

  周围的妖怪们纷纷聒噪起来。

  九头虫暴跳如雷。

  莫欺少年穷!

  “你们等着,等我当上了积雷山的主人,把你们统统弄死!”

  “我要上去帮他!”

  就在九头虫赌咒发誓之际,不远处的小白龙看不下去了。

  他们真没想到,这位吸引仇恨的能力这么强。

  早知道刚才就不该默默上香,直接将九头虫拉下来的,毕竟相识一场。

  小白龙之前被九头虫舔得很开心,此时义愤填膺,大踏步地走了过去。

  正道的光,走在……

  “什么味道?”

  “比我们身上还香,是哪种香料啊?”

  不料还未到达,“摊主们”吸了吸鼻子,注意力顿时被转移。

  小白龙闻言一个掉头,默默地转了回来。

  他比女妖精还香!

  还有天理吗?

  “我佛慈悲!”

  迎着小白龙无限悲愤的注视,金蝉子唯有低喧佛号,走了过去:“冤家宜解不宜结,诸位可否听我一句劝?”

  当那张千篇一律的俊美皮囊出现在场中,之前还骂得热火朝天的女摊主,目光一亮,面色一缓,马上端庄起来。

  为首的大姐仔细打量了一下金蝉子,抿嘴一笑,一旋身子:“罢了!我们走!”

  其他妹妹们,狠狠剐了九头虫一眼,气呼呼地离去,走到一半又忍不住回头,看似瞪九头虫,其实眼波在金蝉子身上流转着。

  “多谢大师!”

  九头虫先对解围的金蝉子道了声谢,然后狠狠呸了一声,十分不屑。

  如果不是怕闹大了,被后山的万岁狐王知道,留下不好的印象,他能把对方喷得哭三天。

  虽然这种坊市里面的小事情,应该不会被他老人家关注,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九头虫还是很谨慎的。

  “这小子真是老倒霉蛋了……”

  而后山的大殿中,黄尚看着万岁狐王铁青的脸,默默摊了摊手。

  能让城府这么深的千年大妖,露出这种脸色,九头虫也是可以的,舌战白富美们,成功踩雷……

  “等等,九头虫的负气数,是否能用一用?”

  九头虫的祖先是鬼车,而鬼车在上古时期,是最肆无忌惮的那一撮妖圣,把天地折腾得够呛,报应到后代九头虫身上,这个货是别想有好事了。

  自作孽,子孙还。

  黄尚眼睛一亮。

  神通变化,由内至外,完全模拟!

  变成九头虫,就成了一个气数吞噬器!

  嗯……

  或许可以给那位乌巢禅师,妖族大圣,一份惊喜!